400 600 2923

首页 > 新闻动态

国际前沿

日期:2016-04-18 浏览:6346

用自然农法从事农业生产能赚钱吗?必须能!

  【编者按】用自然农法进行农业生产能赚钱么?有关生态农业的报道往往将生态农业的经济效益忽视。而事实是,运用自然农法的生态农业可能可以养活几倍于目前全球数量的人口,同时也能恢复自然系统的健康状态。

对于农业生态报道最少的事实是践行生态农业能够盈利。


  农业生态能够奏效,并且也能够产生利润。在大多数情况下,煽情的报道会将自然农法浪漫化,但是能够显示农业生态的经济效益的报道则会更具影响力。展示能够显示多重效益的例证——生物多样性保护,更景气的本地经济形势,更健康的下一代儿童——但是请在反映经济效益的数字上下工夫。如果你的调查显示并没有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那么也请实事求是地加以报道。但请不要重复自然农法无法养活全球人口的老调。工业化食物系统现在无法养活世界(目前有10亿人口营养不良),而用农业生态的办法可能可以养活几倍于目前全球数量的人口,同时也能恢复自然系统的健康状态。


  一个例证是水稻强化栽培体系(System of Rice Intensification),也称作SRI,是一种通过改变作物、土壤、水体和营养成分的管理办法以增加灌溉水稻产量的农业生态方法。


  SRI的功效已经在多达45个国家得到体现。这些效益包括:50%-100%甚至更高比率的产量增长,能达到 90%的播种量的减少,以及达到50%的用水量的节约。SRI的原则和实践已经在依靠降雨的水稻和其他农 作物(如小麦、甘蔗和画眉草等)上得到应用,并且获得了产量增加以及相关的经济效益。


  SRI的格言是“多源自于少”:使用更少量的化肥、水和种苗,产出更多的食物。应用这种方法不需要使用转基因种籽或大型农业企业的其他产品。当然由此也在推广SRI时遇到了问题。这种方法产出了更多的粮食,改善了农村的生活条件,但却没给跨国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


  “即使是最贫困社区的农业生态系统也可以通过生态农业手段达到或大大超过常规耕种方法的作物产量,减少对于农业用地转化量的需求,恢复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特别是水的服务功能),减少对于从化石燃料中提取的合成化肥的使用和需求,以及强效杀虫剂的使用”,国际农业科技发展评估报告报告说。


利用农业生态(重新)创建可持续的食物系统


  农业生态也不局限于乡村地区。农业生态的经验之一是强调本地食物的重要性。选择离家近的产地意味着食物更新鲜,也意味着更多的本地的工作机会,改善生活质量,并降低所谓的食物里程和一顿饭的碳强度。


  城镇化的进程使越来越多的人口流向城市,由此将农场引入城市便意义重大。根据巴西2010年人口调查数字。2000年,81%的巴西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区,10年后这一比率已上升到84%。 事实上,目前全球各地已经拥有成千上万个旨在提升本地食物经济的项目。直接的市场项目如社区支持型农业(CSA)项目在全球各地不断涌现,将小型农场和社区居民直接联系起来。在美国,数万个家庭已经加入了社区支持的农业项目,同时在一些地方这一项目已经供不应求,目前针对这些非官方的系统尚没有官方 的统计数字,而以上网站中提及的相关机构Local Harvests的数据库已经收录了4000多个CSA项目。


  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这样的项目 人们还闻所未闻。 将农民与食物消费者重新联系起来并不为发达国家所独有。农业生态学家米格尔·阿尔提耶里(Miguel Altieri)提供了一个巴西的例证。在巴西,食物主权的概念被一个叫做农业生态网络(RedeEcovida)的项目加以深化和推广。当地的农户家庭、提供 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和旨在推广农业生态、促进本地市场繁荣的消费者,因为该项目而形成更紧密的交流圈。该项目加强了本地生产者 与消费者之间的联系,保障了本地食物安全,由此产生的经济效益也能依然保留在本地社区中。


  “农业生态网络涉及180个城市和大约2400个农户家庭(大约一万 两千人),这些农户家庭组成了270个小组、协会和合作社。农业 生态网络也包含30个非政府组织和10个生态消费者合作社。各种形 式的农产品由农业生态网络成员种植和销售。这些农产品包括蔬 菜、粮食、水果、果汁、水果冻、蜂蜜、奶、禽蛋和肉类,受益消 费者达数千人。” 各种项目在全球各地不断涌现出来,以将农民与学校,贫民区,医院,政府办公室及其他机构联系起来,奖励践行农业生态的农民和拓展这一系统,满足数量不断增长的人口的粮食需求。


案例


中国的有机食品研究

  “若干年前,我提出建议,呼吁中国大力发展有机农业或生 态农业,但被告知民众会因此而陷入饥饿。农业专家们持续宣传这一观点,许多专家和政府官员都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这 一观点。结果是,生态学者们都开始回避生态农业这一话题,而生物技术专家们则持续宣称,转基因农作物是中国食 品安全问题的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案。”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

  中科院专家们使用的方法包括:收集通常被农民烧掉的稻草,将其加工为牛饲料,从而饲养每头牛节约草料费用1500元到2000元(相当于232美 元到309美元);利用一部分牛粪产生甲烷气用作能源,将剩下的牛粪作为优质有机肥料;应用“物理和生物”方法对付害虫——例如,全年利用光线诱捕昆虫的方法,将鸡散养在田间地头,令其捕捉昆虫。收集 杂草作为喂鹅、养鱼和蝗虫养殖的有机饲料;同时规划了灌溉水平,以保持土壤水分。这些方法使得受到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污染、失去生产力的土地生态系统得到恢复,从而提高了农作物产量。


鸭子的能量

  在日本和越南,一些农民在 水稻田里养鸭或养鱼,以控制害虫和杂草生长。在稻田里养鸭子并不算是一个新鲜的做法,但这种传统实践中,鸭子和水稻的共生(互 利的共生关系)智慧得到了农业生态学家的认同:鸭子食用对水稻幼苗有害的蜗牛以及与水稻竞生的杂草,从 而抑制杂草生长。鸭子粪便 提高了土壤肥力,鸭子持续活动和觅食行为抑制了杂草发芽。当然,农民得到了鸭肉和鸭蛋。水稻的副产品(米糠,碎稻米)可以用来喂鸭子。农户利用这种农作物—牲畜混合喂养方法提高了产量,降低了人工成本。

返回 上一个:徐会连博士简介 下一个:微生物组研究要有大行动了!


Copyright@2009-2016 北京百丰天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备ICP号:09055293 微妙军团